感动心声
  感动故事
  感动图片
  感动小小说
 
雪中轶事
所属组别:[18-35岁]
作品编号:135  得票数: 7   人气: 126  提交日期:2005/12/8 
  一夜飞雪使连绵的青山披上了洁白的盛装,一眼望去好象满世界都是纯洁的新娘。正飘着的雪花是仙女送给新娘的贺礼。滞留的大小车辆排成一条见首不见尾的“长龙”,简直就是气派的送亲队伍。封路口警车奏起了那庄严肃穆的婚礼进行曲。这优美的意境使路人不觉的住足领略,但再过一个半小时就要上课了,我无心欣赏这欢乐的场面而急的团团转。
 
  “你回去吧,我还是走路过去,到了洋条岭那边稍平的地方再想办法。万一赶不到我就请假好了。”望着丈夫关切的眼神我掩饰住内心的焦急平静的说。
 
  “那我陪你走一段吧,你一个人走我不放心。”丈夫把车停到路边坚决的说。
 
  “不用,这段路我很熟悉,何况今天路上肯定有很多人来往的。”虽然我也心虚但我不想让工作劳累的丈夫担心。
 
  黝黑的皮鞋踩着洁白的积雪在蜿蜒、寂静的公路上发出“咯吱、咯吱……”的声响。美妙的咯吱声穿越时空的隧道把我带回了高中时的那个星期六。那时候还没有双休日,星期六的上午还要上半天课,下午才休息。由于对家的依恋我每个星期都回家,但家境贫困我乘不起车,每回都是步行的。走的就是我今天走的这条路。唯一不同的是那时还要翻越一座山,因为洋条隧道还没有开通。与我同样有恋家情节的小文是我路上的伴侣。这个星期五的夜里大雪不期而至,一夜的积雪足有一尺多深。“今天的路肯定不好走。”我担心着,但家中母亲烧的可口的饭菜更加诱人。走在人迹罕见的公路上,听着自己的心跳我俩总要时不时的回头看一两回,好象后面有什么跟着似的。翻越洋条岭时,上山的台阶不好走,我们没办法走快。下山了,我们飞似的往下冲,踩着滑溜的积雪不时的摔上一两跤,但不敢停留爬起来又跑。到家后,路上的恐怖经历就象落在掌心的雪花一下子消失了。
 
  高中毕业未进入高雅的象牙塔。当了半年的缝纫学徒,由于手脚不够灵巧,最终被师傅“逐出”师门。当了一年的店员,由于惨淡经营最终它倒闭我失业。从此决定发奋图强,进入了那时刚开始流行的高复班。那年的冬天特别冷,在钢笔水结冰的日子,我依然在窗下苦读,我要找回失去的时间。一个雪天的中午同学们不知道是受到了什么吸引,把头都朝向走廊的窗户,我也好奇的去看窗外。一个穿着单薄的显老的中年男子正朝窗内张望,象在找人又好象不愿破坏窗内 浓浓的学习气氛似的,站在那里犹豫不决。“这不是我那勤劳慈爱的父亲吗?这么冷的天他怎么来了?”我担心的猜测着。我把父亲带到寝室。
 
  “这么冷的天你怎么来了?”我心疼的埋怨父亲。
 
  “村里的樟树油老板要卖油,给我十块钱让我挑油到县城,雪天没事干走一趟赚十元合算。”父亲满足的笑着。
 
  父亲坐了一会而就说要走,走时给我留了十块钱说是母亲让给的。送父亲到校门口,发现父亲不只是衣服单薄甚至连袜子也没穿。父亲的身影在茫茫的雪地里慢慢的远去,但父亲的光脚却留在了我的记忆里。
 
  几个星期后有机会回家了。我特地去买了两双袜子,用的是父亲给我的十元钱。到家,我把袜子交给母亲。因为父亲的衣食住行都是由母亲置办的。母亲拿着袜子哭了。她告诉我这段时间家里经济拮据根本没有闲钱。在雪天父亲怕我冻着,才揽下了这廉价的活儿,为的是赚几块钱看看女儿。
 
  “旺旺……”狗儿清脆的叫声打断了我的思绪。地上的积雪已然厚了很多,但天上的雪花还飘着,一只不知那里来的大黄狗追着我大叫。也许是见我穿的奇怪(我穿着硕大的雨衣),也许是它认为这种天气这路上不应该有人出没。我抓把积雪捏成团赶走了大黄狗,同时加快了脚步。

  我终究没赶上上课的时间,请了半天的事假。但我顺路走进了我那久未拜访的娘家门,见到了久违的双亲。在这个雪天里父亲没有出门觅活儿,安然的围着火炉守着电视。是啊!儿女们都已成家立业,他也少去许多的担心和操劳。

       作者  遂昌万向中学  孙菊卿

作者:邱小军
 
 
 
 
技术支持:正阳网络
浏览人数: